茗馥

千言万语,都要组织好了再说出口

【沈剑秋/方孟韦】方家厨房(脑洞/一篇流水账/只会傻白甜)上?

  • 实力疼小方系列,北平虐着我了

  • 粮食向,其实就是全文流水账,上篇基本都是铺垫,下篇开始琼瑶

  • 系列脑洞还有好几个,文中也埋了几笔,可能出前言后语变成一个中篇

  • 也可能出现杜见锋和微量敖韦

  • 有私设(沈剑秋 北平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少将处长)

1948.7.10下午 方家厨房

不入方家厨房,不知方家是真正的贵族。[1]

厨房便有二十平米开外,这在当时的北平,已经是一个小户之家全部的居住面积了。

厨房西边挨窗是一列德国进口的不锈钢连体灶,墙上安着好几个通风扇。最让外人惊奇的是,厨房里也放着一长两短的一组沙发,长茶几上摆着喝咖啡、饮茶两套用具,还有一架唱机,许多唱盘。

这一切显然不是为下人准备的,完全是欧美的生活理念,主人要下厨房,家人要在这里陪伴说话聊天。

往常,下厨做方步亭、方孟韦、谢木兰喜欢的拿手菜都是谢培东的事,程小云搬回来以后也偶尔下厨。这时,方步亭常来陪,方孟韦偶尔也来陪。

方孟韦把谢木兰送到了青年服务队的军营,刚到家门口,听到了厨房里程砚秋《锁麟囊·春秋亭[2]》的唱段,还有低沉的交谈声,听不真切。父亲和程姨去了何校长家,应该是姑父在做饭,不知道和谁在说话。他本来心里烦闷不欲打扰,但出于礼貌,在客厅咳嗽两声,拖着步子走向厨房。

厨房里交谈的声音停了,唱机的声音也停了。方孟韦走进来,站在灶前的人正是谢培东,站在一旁的人竟然是沈剑秋。

方孟韦:“姑父。沈大哥。”

谢培东:“孟韦回来了。还没吃饭呢吧?”

方孟韦答应了一声,问道:“沈大哥怎么在这里?”

谢培东:“是行长请他来的。”

 

让谢培东和沈剑秋说话是方步亭特意嘱咐的。方孟韦去了国防部调查组之后[3],方步亭就一直紧绷着神经,一怕小儿子不能全身而退,二怕自己那个大儿子越陷越深。曾可达的电话打来,方步亭终于松了一口气,更意识到送家里孩子出国的事不能再拖,也想起了沈剑秋这个故旧子侄。方步亭刚刚输了液,为了休息,也为了方便他们谈话,去了何其沧家。家里就只有两个人。

沈剑秋来的时候谢培东正在初煮腌了一夜的排骨。

谢培东:“来的正好,今天做无锡菜,孟韦最爱吃的,你也一定爱吃。”

沈剑秋心里一热。苏菜和浙菜味道相近,正是家乡的味道[4]。转念又想到,北平现在粮食紧缺,许多人家白面已经吃不上,饿死人也是常有的,一句话在喉咙里滚了又滚没有说,只是说好。

谢培东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说:“家里也不常做荤菜的,半个月吃不了一次。都是备着孟敖回来吃饭才准备的。”

沈剑秋这才感激地深望着他。

谢培东:“剑秋,在重庆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和行长看你就像亲侄子一样,我就不和你客套了。”

沈剑秋:“是,谢叔叔。”

谢培东:“令尊和李副总统知交多年,剑秋,北平行辕和南京之间多有掣肘,我们都希望你不要涉得太深,是不是让你父亲在北平或是南京想想办法,最好是去美国,哪怕去台北也好。如果有什么困难,我们会尽量帮你。”

沈剑秋内心震颤,方步亭当然知道自己军统的身份,却只提李宗仁,不提毛人凤,摆明了不顾忌他的身份,只是帮衬后生晚辈,助他脱身,深情厚谊,他只能领而不受。

沈剑秋:“是,我记住了。只是剑秋是在册的军人,身不由己。”

谢培东手下的活不停,望了沈剑秋一眼。

谢培东:“你是冬至的生日吧[5]?”

沈剑秋:“是。虚长孟敖两岁。”

谢培东笑了一声:“你们都是好孩子,可到底也是孩子。你知道孟韦今天干了什么吗?”

他把今天的事讲了,沈剑秋这时对方孟韦多了几分激赏,道:“生子当如孙仲谋[6]。”

谢培东:“他当不起这样的夸奖。孟韦这个孩子最重情,平时自律,但遇事容易冲动。他父亲和他大哥都太忙了,有时候顾不上管教。你在警备司令部是他的上司,在家又叫你一声大哥,你可要提点他。”

沈剑秋:“您言重了,不是什么上司。我会和他谈谈的。”

谢培东把排骨复又炖上了,道:“至少要二十分钟,随我上楼吧。”

 

方邸二楼行长办公室。

沈剑秋没有心理准备,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墙板露出的大洞前,谢培东坐在办公桌前的转椅上把一部电台拉了出来!

沈剑秋立刻警觉,办公室的门没关,刚要过去。

“不必关了。”谢培东拿起了耳机,“这是北平分行跟中央银行专用的电台,不被监测。家里没人。”戴上耳机,背对着洞开的大门,坐在那里静静地等。

沈剑秋望着他的背影,悄然转身,还是将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了。

在转身时,他看见谢培东拿起了铅笔,开始抄收电文。沈剑秋仿佛能听到对方电台发来的滴答声,一声一声皆敲在心上。他静立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谢培东终于停了笔,接着是取下了耳机,把电台推进去,关好了墙板。转椅转了过来,谢培东将手中记着数字的那纸电文摆到了办公桌上,开始翻译。搁笔的那一瞬间,谢培东问道:“现在又在读《尚书》了吗?”

沈剑秋紧盯着那一纸电文,想起了那句早已烂熟来心里的回答,半年来一直等着人问起。

“不读《尚书》。”

谢培东:“准备读什么书?”

沈剑秋眼光闪动,半是激动半是痛苦地答到:“《春秋》[7]。”

谢培东:“来看吧,北平城工部来电。”

电文只有八个字——“可以相认,保护自己”!

谢培东:“‘剑侠’[8]同志,接下来我说的话请你记住。北平的斗争形势已经到了最紧张的时候,不仅是国共之间的矛盾,还有蒋介石和李宗仁之间的矛盾,傅作义和陈继承之间的矛盾,尤其是国民党内新一派和老一派的矛盾。军统针对国民党军中亲共的将领的监视、暗杀行动会越来越频繁。你的任务,首先是通过军统的身份及早掌握军统方面的秘杀名单,保护亲共将领,其次是配合学运,保护学联师生。”

沈剑秋:“我记住了。我今后的工作,如何向组织汇报。”

谢培东:“直接向我汇报,不要和其他同志接触。如果有紧急情况,可以直接通过这部电台向北平城工部汇报。”

院子里已经传来了汽车引擎声,是谢培东再熟悉不过的那辆车牌002的小吉普,方孟韦回来了。

谢培东:“排骨快要炖好了,我们下去吧。”

谢培东的这句话使得方家的二层洋楼在这个时候又有了一点家的感觉了。


[1] 刘和平小说原话

[2] 程派代表作,这是个好人有好报的故事,原著用过,没什么意义,可能因为程小云学过程派。

[3] 本文接方孟韦在顾维钧邸和曾可达发生冲突之后

[4] 沈剑秋祖居上海,方家祖籍无锡,顺便强行扣题

[5] 原剧没有提到生日,私设用了靳东生日。

[6] 原剧中是方步亭对方孟韦的评价,正合孟韦在家中也排行第二,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故意。

[7] 《尚书》记述上古君王的言行,表达古代政治理想。《春秋》是孔子批判政治黑暗,道德沦丧的作品。这里用作接头暗号,是我想不到合适的,姑且这样,表达时局。

[8] 原剧代号如此,非我瞎编。

#不会打tag

评论(12)

热度(144)